当前位置: 亚洲影视圈 > 国内 > 正文

“码农”下乡

时间:2022-12-03

当一件新鲜事物来临的时候,人们对它的认知,一开始往往存在距离、偏差,然后才会被校准,被接纳。

在四川德阳创办“蜀锦汇”家庭农场的最初几年,李本国叫工人们(在当地以动态雇佣方式招募的农民),把果树上的果子都摘掉。行话说,这叫掐果,是为了合理的调节作物植株体内营养物质的分配和传输。

但农民们不舍得,也不理解。

无独有偶,2022年初,洞洞科技的王杰刚到德阳的时候,一给人打电话就被挂断,因为是外地号码,有时候好不容易接上了,刚介绍自己是来帮当地农户上链(区块链)的,因为他说的是普通话。

看来,尽管科技兴农、建设数字乡村已经连续五年被写进“一号文件”,但真要在田间地头落实下去,却也没那么容易。

就连德阳市旌阳区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曾飞龙也说,去年,旌阳区开始谋划数字农业的落地,但要搞到什么程度,大家心里也没谱。有些领导去外地看过一些科技大棚,觉得数字农业大概就是搞成那样,真要从实际出发时,大家仔细一想,又觉得“搞不得”。

投入和产出太不成正比了,“花几千万、一个亿去修一个大棚,得种多少玉米、土豆才能抵得回来?”

曾飞龙觉得,要搞就搞全域数字农业,既然科技大棚不具备可推广性,那么就要用数字化的手段,实现全域农业产业升级,提高农民收入。

因为旌阳这个地方,农业人口占比不高,农地又极其分散,也就是说,在整个社会经济活动当中,农业产业的浓度并不高。只有通过数字化的方式,才能让分散的农业产业,在数字世界里形成合力。

于是,旌阳建设数字化农业的核心围绕“三个一”展开,即“一张图一张网一块链”。其中“一张图”指的是全区域资源管理图,为全域农地实现统一管理和调度;“一张网”则指的天空地一体化物联网系统,通过这张网为一张图提供数字化支撑,实现乡村管理智慧化、农业生产精细化、质量追溯全程化,加速推进农业农村数字化进程。

当然,这些主要集中在农事的前端,而要提高农业产业的效能,就必须兼顾后端,拓宽销售渠道,最终形成闭环。于是又有了“一块链”。

2022年3月,旌阳区开始与腾讯,以及腾讯生态企业洞洞科技展开合作,以腾讯安心平台为底座、区块链技术为载体,将农业生产、人才培训、品牌推广等与农业产业链末端对接,推动旌阳区成为农业产业集群地,和数字化时代同频。

不久之前,《最话》来到旌阳区的高槐村,车子行驶在起伏的平原与丘陵的交替中,窗外是全四川省最美公路沿线,浮光掠影间,民间乐队、咖啡馆、民宿、露营场地一应俱全......

这里应该是数字乡村的一个侧写。在中国,不仅有一马平川的黑土地,还有三山三水三分田的江南,更有三分平原一分丘陵的西南。可以说,在中国的南方耕地当中,60是丘陵地貌,它们不仅在机械化种植上面临挑战,在数字化提效上也需要更多的智慧。

而数字乡村里的新农人,则成为了另一种“码农”,代码也是他们的生产力。其实,比起城市里的码农,乡间码农不需要996,他们生养于自然,也以此为事业的摇篮。

01

每年5月的时候,“蜀锦汇”的枇杷就熟了。六七八月份是桃子,九十月份是果冻橙,十一、十二月是粑粑柑,还有金秋砂糖橘、柠檬……今年,李本国“蜀锦汇”家庭农场的水果年产量,已经达到了20万斤。

从最初来到这里时,用脚步丈量开垦荒山,到现在满满两个山头数不尽的水果,李本国用了6年的时间。

2016年,只有36岁的李本国辞去了成都职业经理人工作,回到老家德阳市旌阳区种水果。

像蜀锦汇这样的家庭农场,正成为旌阳农业的主流,它们通过土地流转,将分散在小农户手中的地集中在一起,进行种植规划和统一种植,并因为一定程度的规模化,能够在技术和品控上进行投入。

不仅舍得掐果,李本国也舍得用有机肥。

这种有机肥和农户们传统认知的自家鸡粪、牛粪不同,因为这些肥料里含有病虫和病菌,李本国要求,下土之前,传统有机肥必须经过高温灭菌,还要用到芽孢杆菌等益生菌防治病害,让土壤保持活力。

化学农药更是绝对不能打的,在李本国的农场里,对于病虫害,必须用物理方式进行干预。

这些理念当然和传统种植有很大差距,农场工人们都是种了几十年树的老农,觉得这样又费钱又费力。

“你不用跟他们去争论,就是收获的时候,把(按你要求种植与按他们理念种植的)果子摆在那里,就让他们看,两年下来了,他们就知道你说的是对的。”

拿到绿色认证的蜀锦汇水果根本不愁卖,很多还没进商超渠道,就已经被熟客给订完了。但李本国不甘心只是这样。6年前,他凭着一腔热情回乡创业,以为投个两三百万顶多,没想到几年下来,搭进去了近600万元,光自然灾害就经历了4次,直到去年才实现了盈亏平衡。

既然是创业,李本国当然希望公司能实现规模化、品牌化的发展,这就需要蜀锦汇的水果的销售渠道能够容纳产业发展,也需要水果品牌获得消费者的认可。

李本国希望消费者不仅知道蜀锦汇的水果好,也知道为什么好,春夏秋冬,农民们付出了多少心血,才能孕育出一季的好水果。他想让吃水果的人能看到这些。

和李本国类似,2016年,在南京做电子产品创业的肖勇,也回到老家旌阳区种植羊肚菌。

在老家的厂房里,肖勇有一间属于自己的一平米小屋,显微镜、酒精灯、各式各样的试管和培养皿,几乎在实验室里见过的所有东西,都出现在这个农村的厂房里。

事实上,羊肚菌这个野生菌种在2010年前后才开始被人工种植探索,因此肖勇在创业前期很大一部分时间都要窝在这个实验室里,去琢磨怎么培育菌种。

在肖勇实验室的墙上,一个接种准备都被他写成了“小规章”:1、扫地、拖地;2、用喷雾器上下里外打一遍;3、按开开关,人出来,关门;4、换衣服、口罩、鞋套;5、兑一盆消毒水,纸杯里子的半桶水,洗手;6、等我过来再进去。

从当年初次试水的1亩地,到第二年的10亩,再到第三年的50亩,到现在的200余亩,肖勇这个门外汉,逐渐驯服了羊肚菌,现在已经成为了德阳甚至全国羊肚菌种植业的带头人。

  现在,仅在德阳,就有二、三十户农户跟着肖勇干。

但是,种羊肚菌不是容易事,不是有好菌种就行,首先它投入比较大,一亩地动不动就得上万,但种小麦一亩才千把块。其次,技术上也有难度,羊肚菌的人工驯化历史太短,真正投入产业化只有六七年时间,每年就种一次,对温度、光线、湿度、氧气、水分,都有要求,并且还要随着生产阶段不同而差异化。

肖勇甚至把培育种植羊肚菌的过程比喻成抚育婴儿,“羊肚菌对生长环境要求非常苛刻,真的要像对待自己的儿女一样照顾好它们。”

只是难回避的一个问题是,在羊肚菌产业上,即便这几年,产品在终端消费市场上很火,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认可它的食用价值,但销售环节仍然没有打通。

一方面,目前羊肚菌的主要销售渠道多是上门收购或是大宗贸易,中间商的存在自然会赚取差价;另一方面,羊肚菌目前主要售卖形式是烘干品、加工品,而鲜品能售卖的时间只有每年采摘的那一个月,对保鲜、物流以及高效率的销售路径要求极高。

这些现状,都在压低种植户的利润,也让肖勇他们前期高投入的价值大打折扣。他期待能够有一种销售形态,可以从价值循环上改善产业的结构。

02

王杰,是洞洞科技的创始人之一,今年年初,他带领着洞洞科技的十余名同事来到了德阳市旌阳区。

当时的他们,已经接过多地农产品数字化改革的项目,比如新疆阿克苏苹果,因为种植规模大,这是很好进行品牌规模化的地方。

但旌阳不一样。从地理位置上,它位于成都平原的边缘地带、江堰灌区的尾灌区,农业用地、用水都极为匮乏,总体上导致农业种植面积不高,农业种植很分散,种植的作物也不成体系,散户们各自为政。

有特色的农产品也有,但是没有体量,所以王杰他们给这里的农业特点定义为“小而美、多而精”。他们认为这里有机会,因为中国2000多个县(县级行政区划单位),不是每个地方都像新疆阿克苏苹果一样,有个支柱产业,德阳这样“小而美,多而精”才是中国农业的基本盘。如果一个农业数字化的模式能在德阳跑通,意味着也有机会在全国其他2000多个县跑通。

如本文开头所说,通过数字化的方式,让分散的农业产业在数字世界里形成合力,或许是一个出路。

与当地政府一拍即合,王杰拿下了旌阳农产品上链(区块链)项目,大家一起将它命名为旌阳链。种类繁多的农副产品,经过原产地、种植过程溯源管理之后,得到一个绝无仅有的“身份证”,也意味着品质认证。

旌阳区的农业数字化尝试时间不长,曾飞龙认为,上了旌阳链的农产品,在目前这个阶段至少可以解决两个问题:

第一是溯源,消费者可以通过扫描农产品外包装上的一个二维码,对生产种植全过程进行溯源,每一步都看得既直观又清楚,解决消费者的信任问题。并且,因为有了腾讯的背书,能够进一步提升品牌的溢价;

其二,则是通过区块链技术为当地农户创造技术升级的机会,比如培训直播电商,推动农户自己成为自己产品的带货主播,拓宽销售渠道,减少中间的价格损失。

到今天,7个月的时间,旌阳2000多户家庭农场,上链的已经有200多家。当然,这个过程推进的并不容易,都是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带着洞洞科技的人,一个个山头、一户户人家走出来的。

而李本国、肖勇这些从外面回来的年轻人,也成为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。

上链之后的李本国,再也不用挨个人去讲,自家的水果有多符合绿色认证的标准,他每天是施的什么肥,怎么除的病虫害,怎么除的草。

上链之后的肖勇,也终于能让自己培育的羊肚菌,在价格上体现优势。

相对之前的大宗贸易或是上门收购,现在肖勇的羊肚菌,普通包装的羊肚菌干品一斤能够贵上100多块钱,鲜品一斤也能贵上15块钱。

“我们也希望能够直接触达消费者,这最能节省中间成本,利润也会最高,但你要获得这些就一定要有品牌,有品质保证,东西拿出去就是跟别人不一样,你怎么去体现呢?”

肖勇觉得,他现在抢的就是一个时间的红利。因为羊肚菌人工培育时间本身就短,他越比别人更早的做溯源这件事情,就越有做大品牌、提升品牌溢价的机会。“就像东方甄选一样,因为新东方本身就有品牌价值。”

这是肖勇梦想的下一步。

在我们去到德阳的时候,他和李本国正在参加当地组织的“电子商务赋能乡村振兴研修班”,11月11日,刚好是电商行业的双11,他拿到了研修班的结业证书。

03

王杰,也有自己的梦想。

提供生产溯源,培训电商主播,带动越来越多的家庭农场、合作社甚至散户上链,这些发生在旌阳这片土地上的数字化改革,在他看来,只能算是最初级的一步。

他要做的,是更为后端的交易溯源。交易溯源其实是解决整个农业数据变成资产的问题,只有交易变成了数据,数据变成了资产,才会有后续一系列商业化变现的可能性和价值。

王杰认为这才是农产品上链的核心价值,现在大家普遍认识的生产溯源功能则是基础。

在旌阳的时候,李本国就曾告诉我们,一箱10斤的水蜜桃通过顺丰寄到外地消费者的手上,基本运费就要花60多,超过了水果价格的一半之多。有一次他去顺丰网点结算费用,那个月单快递费就26000元。

这其实就是王杰生态里要解决的重要一步,物流。

“我们现在在培训学员,让学员毕业之后能够在当地创业,拿下各大物流公司的区域代理权。到时候我们手里能集结的所有家庭农场的订单,都会统一送到学员代理的物流公司这里。”

王杰说,就像义乌的物流是最便宜的一样,他们现在也要人为造出一个规模优势,把所有货物集合在一起,这样物流的成本就会降下来,而且还能解决当地一批人的就业。目前三通一达的单子,基本可以做到从原来每单6-8元的成本,降低到2-3元。京东顺丰的也在谈。

金融,则是王杰要做的生态里的要解决的另一重要内容。“现在多家银行给了我们链上企业开放了授信的绿色通道。”

事实上,农业金融一直有很多痛点。

于银行而言,大部分银行员工不可能走进田间地头、主动寻找并考察客户。更不用说,具体考察过程的难度系数有多高,毕竟农户太过分散,征信也并不完善,对于靠天吃饭明显的农产品而言,其资产评估也没有权威方案。

于农户而言,大多时候他们的借贷,都出于经营危机而紧急求助,而银行前期资产评估的复杂流程以及长周期,往往迫使他们放弃寻求银行的资金帮助。

但农户的经营数据上链之后,银行能获得真实的评估数据作为授信依据。

现在,所有上链企业的交易数据都在数据平台上,并且,因为应用了区块链技术这些数据都无法篡改、非常真实可信。目前,多家银行已经与旌阳链上企业进行了金融合作。王杰告诉我们,这几家银行给到旌阳链上企业的实际贷款利率,要远低于普通商业贷款,周期也大大缩短,甚至链上企业都不用跑银行,在线就能贷款。

当然,目前200多家企业上链这一数量,对于王杰的规划而言,数据量还远远不够,所以,他和旌阳区政府都将数字农业的视野进一步放宽,目标是让本地成为全省的优质农产品以及衍生加工品的结算中心。

因为只有在一个更大的区域市场形成合力,才能成就更有竞争力的全国品牌。

爱媛橙(又称果冻橙)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这个品牌,四川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产地,旌阳也有很多农户在种,但当地的售卖价格,一斤却只有3-5块,而浙江象山地区的果冻橙却能够卖到数十、甚至上百元每斤。

这里面其实就存在品牌溢价的成分,就像阳澄湖有大闸蟹一样,象山就有果冻橙。这些品牌溢价不是讲故事包装出来的,而是因为当地的柑橘合作社,做了很多实际工作打造出来的,包括他们统一选种、统一种植、过程中的统一品控等等。

“我们也在解决这块的问题,前提是你要能拿到足够多的数据,能用这些数据去说服农户,不然仅仅是一个上链,各自的品质又不统一,反而会损害我们整个地方品牌。”

当然,这只是其一。

更为重要的是,在王杰以及当地农业农村局的构想里,当这个全省的结算中心在旌阳生根,与农业有关的食品加工、物流、电商直播等行业,才能相继在旌阳开枝散叶。

“这比你去培训一批电商人才、一批物流人才要有用的多。否则你没有产业承接,你就是在给成都培训人才,他们会立刻转身去成都就业。”

的确,这些年来,距离成都只有几十公里的德阳,与省会城市成都多少有些人才拉锯。大量的年轻人,去到成都,工作、创业、以及生活。留给德阳的,是逐渐的空心化,尤其在农村,包括曾飞龙这样当地农业干部,每天想破脑地的都是一个命题——如何把年轻人留住。

《三联生活周刊》曾经做过一期全球农业考察记,土摩托问了不同的农业从业者,为什么年轻人不喜欢从事农业?答案是,这件事不酷。现在,用新的数字化的方式改善农业经营,也许会让农业变成很“酷”的事,让年轻一代愿意投身其中。这样,年轻人也不会踏上远去的列车,像李本国、肖勇这样的游子,有一天会重归故土,还会有王杰这样的外乡人,会在这里安居乐业。

写在最后

产业互联网发展到今天,不仅是农业,还有工业、交通、物流、零售,以及实业里的各个行业,都已经站在了数字化的大门口。这是一个产业跃迁的机会,问题是,数字化听起来很美,如何才能真正落地到每一个行业?

腾讯安全是“旌阳链”背后的技术提供方,用数字技术助力实体产业发展也是近年来腾讯的重心工作。但是,即便只是使用Word、Excel,或者使用视频剪辑软件——任何一个事情如果是服务于生产力提升而不是娱乐目的,按我们一般的经验判断,它一定有学习门槛和使用门槛,这个门槛几乎是不可逾越的,更遑论更复杂的企业级数字化系统的建设。

这也是为什么在To B领域,各种以“二次开发”或者软件集成为起点的ISV(独立软件开发商)、SI(系统集成商),像洞洞科技这样的企业,有并且将长期拥有生存发展的坚实根基。

这也意味着,数字化助力传统行业,只有产品和技术是不够的,一个完整的行业数字化模式的构建,既需要腾讯安全这样的厂商提供先进的数字化产品,也需要更多像洞洞科技一样的企业,在每个细分领域,或走进田间地头,或走下生产线进行深耕。

腾讯安全也正在和无数的“洞洞科技”一起,扎进不同的领域,解决不同细分领域的数字化变革中的切实问题。

最话 FunTalk

文/孙颖莹

精彩推荐

最新新闻